原创 2016-09-14 张是之 张是之

文 | 张是之

1



看一则历史典故,子贡赎人,出自《吕氏春秋·先识览·察微篇》。

原文如下:

鲁国之法,鲁人为人臣妾于诸侯,有能赎之者,取其金于府。子贡赎鲁人于诸侯,来而让,不取其金。孔子曰:「赐失之矣。自今以往,鲁人不赎人矣。取其金则无损于行,不取其金则不复赎人矣。」

子路拯溺者,其人拜之以牛,子路受之。孔子曰:「鲁人必拯溺者矣。」孔子见之以细,观化远也。

翻译过来就是:

鲁国有一条法律,鲁国人在国外沦为奴仆,如果有人能把他们赎出来,可以到国库报销赎金。有一次,孔子的弟子子贡(端木赐)在国外赎了一个鲁国人,回国后却拒绝领取赎金。孔子知道后说:「子贡做错了。从今以后,鲁国人将不会从别国赎回奴仆了。」

后来,子路救起一名溺水者,那人感谢他送了一头牛,子路收下了。孔子高兴地说:「鲁国人一定还会勇于搭救落水者。」

孔老夫子洞察人性,见微知著。

子贡开始不去领取赎金,看上去是用自己的钱做了一件好事,这是因为他能够承受这个赎金的损失。但现实是,并不是每个人都像他那样有钱。这种自以为是的道德高尚,无意间抬高了做好事的门槛,只会让后来的人感到尴尬。

假如道德舆论宣扬子贡的「义举」,把他树为典型,后面的人再向国家索要报销赎金,就显得不是那么光明正大,反而会遭受背后的指指点点,「你看看人家子贡,都不要钱,怎么不学学人家呢?」

原本一个不错的政策,就因为道德门槛的人为拔高而难以为继,这就是孔夫子批评子贡的原因,也是后来他肯定子路接受赠牛的原因。

2

9月6日沈阳,国足0-0战平伊朗的比赛结束之后,由于时间已晚,地铁、公交车停运,在场出租车和私家车以平时10-20倍的价格提供行车服务,结果招致各路批评,认为黑车10倍价格宰客太黑,并表示如果想靠这样的事情来发财,确实有些不太地道。

简单来说,可以批评地铁没有延长停运时间疏散球迷,但却没有理由批评出租车和私家车涨价。

同样的批评我们还会经常看到,比如2008年我国南方遭遇了历史罕见的大范围冰冻雨雪灾害,有些人停在了火车上,还有些人被堵在了高速路上。方便面、盒饭普遍涨价,三十、五十一份的价格让媒体和围观群众大为不满,纷纷表示这些人昧着良心发国难财。

熟悉价格机制的朋友,很容易看的清楚,价格是由供需关系决定的。价格的作用之一,就是快速区分需求的紧迫程度。你着急走,那就加价好了;你不愿意接受这个价格,说明你还不够着急。

围观群众们首先占据道德的制高点来批评出租车或私家车的涨价行为,其实完全忽略了身处其中愿意支付高价而早一点回家的人的感受。

僧多粥少,人多车少,你不让价格上涨,那就要有其他的方式让出租车司机来选择乘客。最常见的方式之一,是排队。这个时候,真有急事愿意出高价的人反而不能出高价,只能跟着排队,白白耗费时间。这样真的就更有道德吗?

更进一步,假如出台规定不允许涨价,很多车可能就压根不会出现在球场外拉客。你有钱想出高价也找不到车,同样的问题,这样也真的就更有道德吗?

3

我们常常被教导,「要成为一个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人」。在我们常见的道德规范中,都是羞于谈钱、耻于谈利,认为追名逐利是一件上不来台面的事情。虽都不愿光明正大地承认,却都在这么做。

然而,这就像是子贡最开始的做法,他看上去的「无私行为」只不过满足了他自己「道德追求」的私欲,却无形之中抬高了整个社会对于「道德」这个概念所代表的行为水准。

本来正大光明的价格问题,只要没有强制之下的自由交易都是互惠互利的共赢行为,在媒体、大V 嘴里,变成了一个不道德的宰客行为。

你无私,你有道德你高尚你光荣;我不想像你那样无私,我就多少有点感觉不是那么高尚了,不是那么光明正大了。即便是真能帮助他人,那我还是选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好了。

这就是道德批判所带来的问题隐患。

正确的逻辑是,你允许他涨价,别的出租车和司机才会愿意过来,才会满足更多的需求。就像冰冻天气冻在高速路上的车主,你要允许别人卖高价,然后周围村子里的村民才会愿意过来卖更多的东西,品种选择也才会更丰富,效率也更高。

我们的媒体和围观群众们,能向子路和他的老师学习一下吗?

2016年09月12日,年度第46篇原创

本文首发公众号:经济学家告诉你A
题图:几米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如何自学经济学

阅读原文






市场的清道夫
你的眼睛和你看到的世界

上一篇

下一篇

不靠谱的道德批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