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2017-01-09 李松 李松mises

有一位朋友留言问我宗教和哲学的关系,他因某名人说“宗教是所有知识包括哲学的源头”而关注宗教,他还看了些南怀瑾,尽是些六世轮回的怪力乱神。问我对宗教和哲学的看法。


宗教终归是无法餍足那些寻根究底的好奇心的。我一直不对任何一种宗教感冒,且容易成为理性主义者,应该和这一点有莫大关系。对任何一个认知和判断,假如不能从心底里彻底认同它,如果可能存在任何一丝可以成立的反驳,对这样的知识,我就会怀有不安。这种折磨我的不安,迫使我去寻求确定的知识。宗教的最后基础是信仰,信仰不容追问,它不允许刨根问底的探究,好奇心必然在某一个点上止住脚步。


哲学则起源于诧异和好奇。人突然开始意识到自己被“放置”在这个宇宙内,围绕着人和世界的存在,无数的关于存在的问题萌生于人类的心灵,哲学因此而开始。哲学活动的每一步推进和检验,都最终依赖人的理性。哲学对质疑和批判始终开放大门。


从这个角度而言,哲学和宗教内在地是不相容的。


然而,从历史或者社会学的角度来说,哲学和宗教缠绕在一起。宗教和哲学从最开始都试图解答那些永恒困扰着人类的终极问题:世界从何而来?万物的本质是什么?人生的意义何在?什么是正义、善?自由意志和必然……


任何一个敏锐、适于沉思而又不希望随着皮相肉欲而沉浮的心灵,都不免暗暗升起这些疑问。对这些大问题,人们渴望获得回答,心灵因此而摆脱不安,哲学和宗教最初都试图回答这些问题。宗教和早期的神话试图从信仰层面给出一个简单的一元论答案,因其信仰之本质,它的体系、它的论断,最后必须是武断的,它要人“不要问,只要信”。哲学则温和很多,不断经受批判和反诘,推倒和重建。


历史上看,传承希腊哲学活动和精神,并将其和近现代哲学衔接起来的,的确是一些基督教徒,教父哲学和经院哲学时代的神职学者们成功地击退了宗教内部的神秘主义、极端信仰主义和反理智主义。他们对理智的捍卫,是有巨大贡献的。他们接纳辩证法(那个时代指:逻辑)和理性主义。渴望从理智这个路径推导出上帝存在及其全智全能。今天看,他们的论证有些天真、好笑,无数的学者试图攻克以下这类论题:能否找到一个独立而充足的理由在本体论上证明上帝是存在的?为什么上帝是全能的?上帝制造出来的人为什么会犯罪?上帝为什么要让人世间存在恶?……


尽管他们在论证时,一本正经,恪守逻辑,然而,今天非宗教的眼光下,他们的行为非常费解,而且大多数时候的论证是在文字游戏中混淆了概念,最终混淆了问题本身。


他们有良好的愿望,他们的抱负是宏伟的,力图论证理智和信仰的和谐一致。但他们的论证和推理,是经不起今天的哲学的推敲的。


试图弥合信仰与理性的努力,最终必然遇到挫败后,则很容易转化成一种心理上的自我欺骗和安慰。教父哲学的查士丁对罗马的哲学家皇帝马克·奥勒流说:“一切被人们正确说出的东西,都是我们基督教的财产。”名人说“宗教是所有知识包括哲学的源头”。这种心理就好比是中国人说,西方的牛顿力学暗含在老子的学说中,庄子则是相对论的最早阐述者,微积分蕴含在中国的八卦里。


心理学或者社会学上,人们大体认为宗教起源于人类的趋利避害,面对灾祸和不幸,人们希望有个解释,一个可以抚慰心灵的解释。休谟把宗教的起源归因于头脑简单的人无法把握外在现象的因果规律,面对灾祸和不幸,则编造出神灵,祈求神灵给与庇佑和安宁。弗洛伊德则直接把宗教认定为集体的神经官能症,起源于弱小孩提状态下,人对力量象征的父亲形象的依赖。成人后增长的见识和理智不允许人继续依赖这种父亲形象,因此,依赖主的“父爱”。


虽然到目前,我没信任何教,但诸多宗教中,我认为悲观的佛教学说相对吸引人。它揭示了难以摆脱的困境:人生是桎梏,人始终不停地被欲望折磨。


至于南怀瑾,很明显这是个妄人,揭露他的虚假、浅薄的材料到处都是。所有中国的怪力乱神他都含糊其辞地为之辩护。但他几乎没做过论证,只是拉里拉杂地信口瞎扯,看起来博极群书,对历史故事信手拈来,但来没get到过point


PS:1、我干妈就是个虔诚的基督徒。希望这篇没有冒犯到她,假如要写字,我只能写我真实所想。


2、最近公号有不少人留言提问。我会选择性回复一些我能回答,或者我认为有意义的话题。其他的会在私聊回复。欢迎提问!这个号会频繁更新起来的。


小僧化缘码:



如何成为逢赌必赢的赌神?--揭开赌场的秘密
做不好投资,因为你不懂历史学

上一篇

下一篇

不要问,只要信